2020年
9月
8日
|
18:00
Europe/Paris

超越極限的當代縮影

桀驁不羈與顛覆常規是Roger Dubuis羅杰杜彼一直秉持的創作精神,品牌藉著其二元性格自由探索嶄新領域,並展現其另一戲劇化的獨特「個性」。這些品牌DNA中的固有特質引領Roger Dubuis羅杰杜彼積極追求愉悅、自由和享樂。這個「勇創非凡」的品牌以技術成就美學,創造出一系列登峰造極的當代時計。最新推出的Excalibur Superbia腕錶集上述所有特性於一身,以令人驚喜的方式展現出絢麗奢華的當代縮影,確定將最瘋狂的超級腕錶愛好者帶入疾速馳騁、渾然忘我的感官世界。

狂肆或迷戀?

Roger Dubuis羅杰杜彼毫無愧疚地坦承犯下七宗罪中最嚴重的一項:驕傲,即拉丁語的SUPERBIA SUPERBIA經常與虛榮心和冒險精神在一起,也是一種對昂揚激情的痴迷狀態——儼然是Roger Dubuis羅杰杜彼的生動寫照。Roger Dubuis羅杰杜彼憑藉這些動力以及「超凡卓群」的信念,專為獨特人群打造出Excalibur Superbia腕錶,代表著盡情揮灑人生的終極目標。

Excalibur Superbia腕錶把Roger Dubuis羅杰杜彼强烈的驕傲與超越極限的精神完全體現出來。這款卓越典範之作以富含鈀元素的白金精製而成,並鑲有600顆珍貴白鑽與藍色藍寶石。這令Roger Dubuis羅杰杜彼的標誌性機芯得到了真正奢華絢麗和完美的外觀:此款全新RD108SQ鏤空雙飛行陀飛輪機芯,是以Roger Dubuis羅杰杜彼製錶廠於2005年所推出的全球首枚以差速器連接的雙調節器機芯為靈感基礎,組件更具分量外,亦配飾鋪鑲耀眼美鑽的星形結構Roger Dubuis羅杰杜彼是能精熟掌握極致複雜功能領域的先驅品牌之一,這在全新的RD108SQ機芯中再次得到印證,其雙飛行陀飛輪為超卓精湛的標誌性傑作。

download
Excalibur Superbia

Roger Dubuis羅杰杜彼非常清楚「細節決定成敗」的道理,製作此領先群倫的超級鐘錶所使用的多種精湛工藝便是最好的證明。在創製Excalibur Superbia腕錶時,Roger Dubuis羅杰杜彼再次以前所未見的手法超越極限。

Excalibur Superbia腕錶雖然擁有創新合金材質及豐富的寶石數量,但其「全球首發」的超凡設計才是腕錶最精妙之處。此腕錶的真正非凡之處在於:鑲嵌在盤緣、錶圈、錶殼和錶冠上的每顆寶石皆具有四面體(三角錐)形狀,並且在彎曲的表面上以隱秘式鑲嵌工藝組裝在一起——這是幾乎不可能的任務,也是最艱難的寶石鑲嵌方式。

勇往無人涉足之境

不僅沒有珠寶師或製錶師敢採用這種鑲嵌方式,更沒有人如此瘋狂或費心地將其用於製作男性時計。這是史無前例的創舉。這件超卓傑作的複雜圖案超越了任何已知的工藝標準,因此,Roger Dubuis羅杰杜彼日內瓦製錶廠的匠師們著手打造出一種骨架結構,從背面承托每顆寶石,不會露出任何鑲座材質,實現品牌追求完美品質的堅定決心。

更複雜的是,Excalibur Superbia腕錶中的每顆璀璨寶石皆為四面體(三角錐)形狀,極薄的寶石大大地增加了碎裂的風險,需要具備極精湛的切割技藝方可達成。

「不可能」的概念對Roger Dubuis羅杰杜彼的製錶廠來說是毫無意義的,新的挑戰就在面前。就Excalibur Superbia腕錶而言,不僅每顆寶石皆必須是四面體(三角錐)形狀,其組合圖案的設計使得錶殼上的238顆寶石的形狀也不盡相同。更艱難的是,根據此設計的要求,這些在製錶廠身經百戰的匠師們還必須同時把六、七顆寶石鑲嵌於單一接合點。

然而,對Roger Dubuis羅杰杜彼鑲嵌技藝的考驗並不僅止於此。Excalibur Superbia腕錶鑲嵌的最後一項棘手工序是切槽,以與先前完美切割成三角錐的寶石銜接,最終完成隱藏式鑲嵌。此工序在四面體(三角錐)寶石上很難實現,以至於每位寶石鑲嵌師平均要30分鐘來鑿出一道凹槽,也就是說,在600顆寶石的所有三個側面上分別進行此項操作總共需要900小時,另外還要花420小時來鑲嵌錶殼和錶圈——這還沒算上切割寶石的時間!整個過程所花的時間比鑲嵌長方形切割寶石的相同錶殼多出三倍。在Excalibur Superbia腕錶的曲面上完成這項本身已相當艱鉅且極具開創性的工序完全是令人不可思議的成就,體現了Roger Dubuis羅杰杜彼風格的最高境界。

此腕錶線條簡潔、直接,輪廓清晰,儼如一件精湛藝術品,也令人聯想到日本室內設計師兼藝術家白根昌和(KAZ SHIRANE)所鐘愛的空間藝術形式。「勇創非凡」的Roger Dubuis羅杰杜彼與其有著許多共通處——並不僅限於視覺的角度。

「我創造以客為本的互動空間。當訪客進入佈滿鏡子的房間時,鏡面的反射便會產生交互作用,令訪客也因而成為該空間的共同創造者。此鏡面空間成為了訪客思緒的接收器和放大器,如實地反映出訪客的心思,讓他/她成為一位藝術家。我對進入空間裝置的訪客的唯一要求是:隨心所欲地享受此空間。

Roger Dubuis羅杰杜彼與我有著相同的理念:我們創造獨特非凡的作品,使人們可以享受成為主角的感覺。對我而言,Roger Dubuis羅杰杜彼的Excalibur Superbia腕錶宛如一台時光機器,可以瞬間帶人進入一個超凡的世界。我總是想在我的藝術創作中打造出這樣的空間。此腕錶的精湛工藝當然是絕妙無比的但它的藝術性更令我印象深刻:其卓爾不群的設計能夠完美地捕捉光線,使腕錶即使在遠處也能引人注目。

我很榮幸自己的作品能夠為他們的新錶設計帶來靈感。這證明了藝術不僅擁有多面性,也能夠帶來更多的可能性。 

我非常欣賞Roger Dubuis羅杰杜彼竭盡心思來打造產品的態度;他們對品質的重視以及對細節的關注體現在所有層面上。我十分期待能夠展開進一步的合作。我的角色是在藝術作品中表達出Roger Dubuis羅杰杜彼的品牌理念,使顧客能透過我的創作體驗其獨樹一幟的非凡世界。」

藝術家白根昌和(KAZ SHIRANE

Memento mori

Excalibur Superbia腕錶是專為超級人群所設計的超級腕錶,展現出一種共同的生活態度:活出生命的極限。Excalibur Superbia腕錶秉承Memento mori懷錶的宏偉傳統,提醒世人:人生苦短,必須積極追求愉悅、狂放和自由無拘的生活。因此,其機芯隱秘地鐫刻了Memento mori字樣——此字樣將出現在Roger Dubuis羅杰杜彼日後所創作的每一枚超級腕錶上。每個人皆終須一死,也就意味著要提醒自己必須活出亮麗的人生——這無疑是體驗超級鐘錶最振奮人心的方式。

關於Roger Dubuis羅杰杜彼

Roger Dubuis羅杰杜彼自1995年成立以來,便一直延續兩位創始人高瞻遠矚的視野和勇於顛覆成規的思維,以其前衛獨到的風格著稱。品牌發揚果敢無畏的精神,不斷打破一切製錶的教條與界限。憑藉超凡卓絕的技藝和對精密鐘錶複雜功能的純熟掌握,品牌能夠完全獨立,於內部製錶廠完成整個製作程序。Roger Dubuis羅杰杜彼從其他尖端行業和超凡設計中汲取靈感,以創新精神引領品牌闊步前進,將極具突破性的精湛技術和奢華絢麗表露無遺。Roger Dubuis羅杰杜彼盡情揮灑桀驁創意,打造落拓不羈、別出心裁的時計作品,展現出強烈的美感和絕對的現代氣息,其標誌性的鏤空設計便是最佳的見證。 品牌堅守「卓爾獨行」的價值觀以及「突破所有極限」的追求,以堅毅的決心不斷為客戶帶來出其不意的嶄新體驗。超群絕倫的Roger Dubuis羅杰杜彼無疑是領略「超級鐘錶」最激動人心的選擇。